三期传佛眼,真佛住瑞峰

三千多年前,释迦如来在菩提树下,夜睹明星,廓然澄清,契悟实相,“奇哉!奇哉!一切大地众生皆有如来智慧德相,只因妄想执著不能证得。”判然揭示了一切众生皆有佛性,一切众生终将成佛的实例。
灵山会上,释迦拈花,迦叶微笑,顿将“正法眼藏,涅槃妙心,实相无相,微妙法门”付嘱摩诃迦叶。如来以拈花来揭示佛法第一义谛,直指吾人当前这一念心。迦叶以微笑的心妙契佛心,微笑的心与拈花的心,彼此平等无二无别,都是心的作用。
西天二十八祖,灯灯相传,续佛慧命。达磨祖师东来,传佛心印,直指人心;六祖惠能大师坦言:“菩提自性,本来清淨,但用此心,直了成佛。”善知识!欲了生死大事,莫若直下承担,点亮心灯,广济有情,方成菩提种智。
像季末法,邪说蜂起,浊浊人心,遗失自珍,何处可依?唯有以知见为灯,开示悟入佛之知见,令智光乍现,千年暗室,一灯即破,宝珠自现。
从上以来,祖师大德修行证道、释经造论,皆不离此心,禅宗心地法门,以直指人心,见性成佛为归路,故有“向上一路”之谓。随著时代因缘的嬗变,传法的对象及方式不同,可分为三期:


IMG_8621

 

灵山单传期 一枝独秀
当世尊在菩提树下,夜睹长风万里的星空,星星点灯划破常寂的闇夜,千年长冥的心灯,顿时燃起,刹那启发自心、彻悟本性,禅宗顿悟法门,由此开始。灵山会上,释尊轻拈一枝金色优波罗华,百万人天及诸比丘大众,寂然无声,唯有尊者摩诃迦叶破颜微笑,拈花的心与微笑的心,正在无言无说中,密密的相契著。迦叶、阿难以降,单传心法,二十八传至菩提达磨,法水东流,中土禅门始兴。咱至达磨祖师传法于二祖慧可、三祖、四祖、五祖,直至六祖惠能大师,这个时期以心印心,以衣钵为徵信,法脉的传承,仅以出家僧众为对象,从西天到东土,三十三代,代代单传,一枝独秀。灵山单传期,僧众传僧众,具足戒定慧,契悟本心,佛法因而得以传承,是为灯灯相传、光光相照。这一代照亮下一代,下一代再照亮下一代;从过去照到现在,现在照到未来,普遍十方,纵横三际,皆是传佛这一念心,这念心时时刻刻都清楚、明明白白、如如不动,人在那裡,心在那裡,处处作主,始终安住。契悟了这念心,就是悟道,就是真佛住世。这是第一个时期,称为灵山单传期。

 

曹溪普传期 兰桂腾芳
第二个时期是从六祖大师到虚云老和尚,这段期间「一花开五叶」,称为祖庭法门。

一僧问六祖:黄梅意旨,什麽人得?

六祖云:会佛法人得!
会佛法人得。樵夫会,樵夫得;獦僚会,獦僚得。六祖惠能大师目不识丁,却一跃成为中国禅宗史上最著名的祖师,正是人皆可顿,佛性平等的明证。
六祖惠能大师纵观顿悟法门,普传因缘成熟,于是大演宗门正法眼藏,突破单传只传僧众,使成佛之路,直接落实在实践的功夫上。无论在家、出家,举凡了悟自心者,皆能受法,同霑法益。六祖于曹溪弘传三十馀年,使单传的法脉,一花开五叶,发展成临济、曹洞、法眼、沩仰、云门五个宗派。自是独秀的心华,繁开五叶,禅风大盛,兰桂腾芳,弘兴祖庭法门。这一期法脉的传承,普遍十方,传法不传衣,以出家僧众为主,在家居士为辅,不论男女、老少、尊卑,曹溪甘露,会佛法人得!

 

瑞峰承传期 一方生根
曹溪普传,大事推演,祖师辈出。瑞峰禅寺,官方登记为“杭州市萧山区瑞丰禅寺”,位于杭州市萧山区北干山北坡,“北山通览”西侧。初名瑞峰庵,始建年代不详,明万历《萧山县志》载,瑞峰庵“僧如本,真忠建,在北干山东,近虎山岭。”原为四合院式,庵旁有2亩多竹园,尼姑数人。20世纪50年代后,庵宇颓废。80年代,清觉禅师在原址西边山林队的泥墙屋内,逐渐恢复佛事,后搭油毛毡房4间。90年代初,修建通惠路开通北干山,庵宇属拆迁对象,遂移址西建。

大和尚有鉴于近世科技昌明,物欲充斥,人心不安,邪说纷起,于是重开祖庭法门,广传心法,举办精进禅七,以数息、参话头及中道实相观接引大众,识自本心。走进禅堂,不论男女老幼、不论富贵平民,“十方同聚会,个个学无为,此是选佛场,心空及第归”。由于各界人士闻风向道人数疾增,原有的场地设备早已不敷使用, 大和尚为因应现代十方缁素禅修的需求,于是在埔里开山,扩建禅寺。

“十年树木建丛林,百年树人立法幢。” 大和尚带领弟子们,一步一脚印,积沙成塔,集腋成裘,历经十余年筹建,禅寺规模逐步壮大。这不仅象徵著法脉的接续传承,更是弘法新时代、新使命的开展。

今朝看去,寺院歇山重檐,金碧辉煌,依山就势,递次升高,为北干山一道亮丽风景。使瑞峰寺颇得祥瑞禅机,正如大雄宝殿抱联所云:“瑞蔼祥云随禅机绕莲座,丰草佳木偏沾雨露笼北干。”

2005年清觉禅师圆寂,获舍利八百有余,藏于本寺。站在瑞丰寺大雄宝殿高处,可远眺萧山新区日新月异美景,令人目不暇接。

 


IMG_8631



三期传佛眼,真佛住瑞峰,佛眼具足,觉了法性。唯有契悟本心,安住实相,当下即是,个个成佛。瑞峰的佛法就在每个人当前的这念心中,心地法门,落地生根,就看我们怎样去播种!